您现在的位置: 猪胆粉 > 猪胆粉贮藏 > 正文 > 正文

中医药治疗ldquo乳腺癌rdqu

  • 来源:本站原创
  • 时间:2021/6/6 16:47:54
临沂白癜风医院 https://m-mip.39.net/news/mipso_5784188.html

导读:今天学习中医药治疗乳腺癌的临床经验。

01

陆德铭先生

治疗乳腺癌的经验

陆德铭先生认为要预防、控制乳腺癌复发转移,必须从扶正祛邪入手,标本结合,全方位调节机体功能,恢复机体阴阳、气血、脏腑、经络功能平衡,才能调动机体内在的防御机制,控制和消灭癌毒,防止或阻断癌肿复发转移。

临证过程中,强调“养正积自消”,主张“扶正为主,祛邪为辅”,扶正可祛邪、抑邪、防邪,当以扶正固本为防止复发转移的主要方法。

扶正时尤重脾肾,脾为后天之本,气血生化之源;肾为先天之本,真阴真阳所藏之处。若脾肾不足,则先后天平衡失调,致使正气内虚,最易致癌复发转移。

临床可用生黄芪、党参、白术、茯苓、薏苡仁、陈皮等益气健脾运脾,扶助气血,顾护后天,使气血生化有源,五脏六腑皆受之;

淫羊藿、肉苁蓉、巴戟肉、鹿角片、补骨脂、山茱萸、天冬、枸杞子等补益肾气,调摄冲任,固摄先天,使先后天平衡,正气得固,则邪气易被杀灭或驱逐出外,防止或延缓了癌肿复发转移;

并用南沙参、枸杞子、天冬、龟甲、鳖甲、生地黄、玄参等养阴生津;当归、白芍、何首乌、黄精、熟地黄等滋阴养血。

对于扶正药作用机理,陆氏认为,扶正药:

一则可调节机体免疫功能,改善机体免疫状态及机体对外界恶性刺激的抵抗力,有利于消除或控制复发转移;二则可调整机体神经-内分泌-体液的调节功能,保持机体内环境稳定及机体内外相对平衡性;

三则可保护骨髓及肾上腺皮质功能,改善血象,对放、化疗有减毒增效之功,提高放、化疗完成率,控制癌肿复发转移;四则有直接反突变、抗癌、抑癌作用;

五则可提高手术效果,改善体质,促进康复,提高生存质量,延长生存期;六则可治疗癌前期病变。

除了扶正,还要认识到邪气致病的重要性。主张祛邪务尽,务必廓清余邪,使邪去正安,否则余邪未尽,死灰复燃,则邪势炽张,常不可控制。

临床习用柴胡、八月札、延胡索、川楝子等疏肝理气;三棱、莪术、石见穿、丹参、水蛭、蜈蚣、全蝎等活血软坚;半夏、山慈菇、全瓜蒌、夏枯草、大贝母、僵蚕、皂角刺等化痰消肿;

蛇莓、龙葵、蚤休、七叶一枝花、半枝莲、蜀羊泉、苦参、石上柏、藤梨根、鱼腥草、蒲公英等清热解毒;天南星、蜂房、蛇六谷等以毒攻毒。

陆氏拟益气养阴,补肾调冲,解毒散结法为防治癌肿复发转移的基础治法。

药用生黄芪、党参、白术、茯苓、生薏苡仁、南沙参、枸杞子、淫羊藿、三棱、莪术、石见穿、山慈菇、蛇莓、蛇六谷、半枝莲、藤梨根、蜂房。

并随证辨证辨病用药:

局部皮肤、胸壁、淋巴结转移者,多因痰、瘀、毒胶结而成,常重用活血解毒之品,并加皂刺、海藻、大贝母、夏枯草等化痰软坚消肿;

肺及胸膜转移,出现咳嗽、气短、胸闷,伴胸腔积液,常用三子养亲汤、葶苈大枣泻肺汤,药如葶苈子、白芥子、苏子、莱菔子、龙葵等泻肺利水,肃肺平喘;

出现咳嗽、咯血,用百合固金汤养阴润肺,凉血解毒;

肝转移,出现纳呆、呕吐、黄疸,用茵陈蒿汤清肝利湿;

脑转移,出现头痛、呕吐、视力障碍、抽搐,用羚羊钩藤饮育阴潜阳;

骨转移,出现持续性剧痛且渐加重,行走不便,翻身困难,局部压痛甚,或伴病理性骨折,多因癌肿日久,邪毒客居已深,正气大衰,气血虚弱,无以荣养经脉,不荣则痛,或邪毒内蕴,瘀毒蕴结,气血凝滞,不通则痛。

临证常重用淫羊藿香、巴戟肉、补骨脂、山茱萸、骨碎补、杜仲、续断、狗脊等补肾壮骨止痛,并可引经报使,助药直达病所;

另常用蒲黄、五灵脂、水蛭、土鳖虫、蜈蚣、全蝎、壁虎、延胡索、香附、郁金等理气活血止痛;半枝莲、蜀羊泉、七叶一枝花等清热解毒止痛;磁石、珍珠母等重镇安神止痛;白芍、甘草缓急止痛;

并常选用现代药理研究证实有止痛作用的乳香、没药、细辛、徐长卿、桂枝、延胡索、蜈蚣、全蝎、马钱子等。

强调药物用量的轻重,至关疗效。

乳癌复发转移,正气大虚,邪实亦盛,处方用药量轻,虽补亦无力扶正,欲攻亦难达病所。故遣药擅用重剂,常谓大剂方能起疴,量小不易应手。

生黄芪、三棱、莪术、石见穿、半枝莲、藤梨根、蛇莓等常各用30-60g,有些药虽言其有毒,亦常超量使用;

如蜂房12g,制南星15-30g,蛇六谷60g,白术、茯苓、半夏、陈皮等则以常量9-12g予之,以去为度。

临证喜用生黄芪30-60g,蛇六谷60g,认为生黄芪补气托毒,不仅可增强机体免疫功能,且可抗癌、抑癌;重用蛇六谷消肿散结,增强抗癌疗效。

——阙华发,吴雪卿,陈前军.陆德铭扶正法为主防治乳腺癌复发转移的经验.辽宁中医杂志,25(7):-

02

王玉章先生

治疗乳腺癌的经验

王玉章先生认为乳腺癌属于阴毒之证。

乳房属阳明胃经,乳头属厥阴肝经,肝胃二经失调,郁久化热,有形之痰与无形之气相互交炽,积久成核,兼以肝肾不足,冲任失调,气运失常,气滞血瘀,阻于乳络。

临证要抓住早期以消为贵的原则,分三型论治。

肝郁脾虚型:治以舒肝健脾,化痰散瘀,药用柴胡、青皮、陈皮、杭白芍、川贝母、莪术、香附、白芥子、瓜蒌、丝瓜络、甘草。

冲任失调型:治以调理冲任,通络散结,药用夏枯草、玄参、当归、白芍、香附、郁金、莪术、川贝母、橘叶、甘草。

气阴两亏型:治以扶正祛邪,益气滋阴,药用生黄芪、当归、北沙参、怀山药、金银花、土茯苓、露蜂房、血余炭、补骨脂、生甘草。

以上三型未溃者均以消化膏敷贴患处,3日换药1次,若已溃者积极换药,1日换药1次。王氏强调要始终固护脾胃,不宜攻伐太过,损耗正气,常选用陈皮、山药、茯苓、白术之品。

对于乳腺癌术后因淋巴回流受阻,气血流通不畅,血瘀阻络,而出现上肢肿胀麻木,疼痛沉重,活动受限,属术后气血两亏,经络受阻者,施以调补气血,温经通络之法,

常选用木瓜、丝瓜络、独活、路路通温经通络;川芎、红花养血活血化瘀;当归、熟地黄、玄参、白芍调补气血。

对于手术后伤口感染,不久愈合者,选用生黄芪、北沙参、茯苓、白术、金银花、白花蛇舌草等,养阴益气,扶正祛邪而达到治愈之目的。

——王玉章.乳岩(乳腺癌).北京中医,,(3):59

03

唐汉钧先生

治疗乳腺癌的经验

唐汉钧先生应用中医药治疗乳腺癌已有40余年的经验,疗效显著。

其辨证思路与用药经验总结为:

临床中强调“扶正与祛邪相结合”,认为乳腺癌是机体正气虚弱,外邪入侵导致气血瘀滞,邪浊交结之结果。整体属虚,局部属实,为虚实夹杂之证。故治疗的根本原则,应是扶正与祛邪相结合。

扶正选用补益气血、滋养肝肾的补益药,扶助正气,调整阴阳,增强体质,提高机体抗癌能力,防止复发、转移;

祛邪选用清热解毒、活血化瘀、化痰软坚、虫类等峻猛药抑制或杀灭残留癌细胞,防止死灰复燃。

补益气血(含益气健脾)药有黄芪、太子参、白术、茯苓、山药、大枣、薏苡仁、当归、熟地黄、白芍、阿胶、灵芝、香菇等;

滋养肝肾药有生地黄、何首乌、黄精、山萸肉、玄参、枸杞子、天门冬、肉苁蓉、菟丝子、补骨脂、仙灵脾、鳖甲、龟甲、鹿角、冬虫夏草等;

清热解毒药则有半枝莲、石见穿、穿心莲、七叶一枝花、白花蛇舌草、鹿衔草、凤尾草、露蜂房等;

活血化瘀药有三棱、莪术、桃仁、丹参、川芎、赤芍等;

化痰软坚药有浙贝母、莱菔子、海藻、山慈菇等。

临证时要因人因时因地制宜,既不能盲目地重用有毒的峻猛攻逐的药物,企图在短时间内消除肿瘤,这样必耗气伤阴败胃;也不能一味地用补益药,促使肿瘤生长。

选用苦寒的半枝莲、白花蛇舌草等清热解毒类药物时,常佐以党参、炒白术、茯苓、黄芪等益气健脾药;

在应用活血化瘀药时,如莪术、桃仁等,时间不宜久,需佐以扶正的太子参、黄芪。

这样攻中寓补,攻而不伐方为正治。如果一味妄攻,无视病机所在,往往导致治疗的失败。

唐氏将乳癌分四型进行论治:

肝郁痰凝型:证见乳房触及小椭圆形结块,皮色正常,质地坚硬,边缘欠规则,活动度不大,多见于微小癌、导管内癌、浸润性导管癌。

患者时有心情不适,精神忧郁,胸闷不舒,胁肋胀痛,烦躁易怒,脉弦滑,舌苔黄,舌质红。

乳房为阳明经所司,乳头为肝经所属,情志不畅,肝失调达,郁久伤脾,运化失常,气血瘀滞,痰瘀互结于乳而致乳岩,治宜疏肝解郁,化痰散结,拟逍遥散加减。

药用柴胡、香附、郁金、八月札、天门冬、当归、赤芍、海藻、全瓜蒌、莪术、露蜂房、山慈菇、生薏苡仁。肝火旺盛可加山栀、丹皮。

冲任失调型:证见乳内结块,质地坚硬,表面高低不平,表皮不红不热,肿块与皮肤粘连,或与深层组织粘连,失去活动度,患者伴有月经不调,经前期乳房胀痛,婚后未生育或有多次流产史,时有烘热汗出,腰背酸痛,脉弦细,舌淡红,舌苔薄白。

冲为血海,任主胞胎,冲任之脉隶于肝肾,冲任失调,肝肾受损,月经不调,气血不畅,经络阻塞而发病。治宜调摄冲任,行气活血,以二仙汤合逍遥散加减。

药用当归、赤芍、仙茅、仙灵脾、鹿角片、柴胡、香附、八月札。

肝肾受损者,酌加何首乌、丹参、杜仲、桑寄生、熟地黄、山萸肉、菟丝子。

气血两虚型:证见肿块延及胸腋,腋下肿块累累,乳房肿块与胸壁粘连,推之不动,乳房遍生疙瘩,皮肤出现溃疡、结节,多见于晚期乳癌、淋巴结转移、恶液质,伴有头晕目眩,心悸气短,面色苍白,神疲乏力,失眠盗汗,脉沉细无力,舌质淡,舌苔白腻或无苔。治宜滋补气血,解毒散瘀,拟香贝养营汤加减。

药用香附、贝母、太子参、生黄芪、白术、茯苓、当归、白芍、熟地黄、生薏苡仁、蛇六谷、白花蛇舌草、红枣、生甘草。

脾失健运可加陈皮、姜半夏、苏梗、鸡内金、谷麦芽;肺肾阴虚可加生地黄、沙参、麦冬、五味子、山萸肉、女贞子、旱莲草。

毒邪蕴结型:证见乳房肿块坚硬,表面高低不平,岩肿破溃,血水淋漓、臭秽不堪,创面坚硬,色紫,剧痛,多见于硬癌、炎性癌晚期,伴有心烦易怒、面红目赤、胁肋窜痛,脉弦滑数,舌暗红,苔薄黄。治以解毒扶正,化痰散结,拟化岩汤合香贝养营汤加减。

药用香附、贝母、生薏苡仁、土茯苓、金银花、凤尾草、草河车、夏枯草、蛇六谷、白花蛇舌草、露蜂房、生黄芪、当归、莪术、生甘草。

疼痛剧烈可加乳香、没药、延胡索。

以上各证应随证加减,肿块坚硬加三棱、莪术、石见穿;皮肤溃疡渗血水加血余炭、茜草根、仙鹤草。

对症下药,灵活变通。乳癌术后皮瓣坏死糜烂,皮肤灰白暗滞,腐肉色暗,及放疗,或化疗药外渗,溃疡久不愈合,系局部气血瘀滞,经脉受损,复受邪热感染,常在扶正祛邪辨证治疗基础上加活血化瘀、清化湿毒之品,可加当归、桃仁、红花、赤芍、半枝莲、白花蛇舌草、鹿衔草等。

放射性皮炎(溃疡)多阴虚,再加石斛、生地黄、天花粉;化疗药血管外渗溃疡多瘀毒,再加三七、白芍、土茯苓;

溃疡脓腐未净,外用红油膏、九一丹;脓腐脱净,创周瘀滞、紫暗,外用冲和膏、生肌散。

乳腺癌术后患者上肢水肿,上臂腋旁肿胀,肿甚可连及手背、手指,指间关节板滞,皮肤麻木,此系术后上臂淋巴回流受阻,亦与经络血脉瘀滞有关,常加通经活络、利湿消肿之品,选桑枝、赤芍、红花、益母草、桃仁、忍冬藤、茯苓皮、丝瓜络等;

若因腋部淋巴结肿大引起上肢水肿,加化痰软坚消肿之品,如莪术、贝母、山慈菇、夏枯草、猫爪草等。

若乳腺癌放化疗后出现舌疮,舌质光红,口眼干燥,皮肤干红,毛发稀疏脱落,此系气阴两伤,阴虚内热,加益气养阴,清热解毒之品,如生黄芪、生地黄、玄参、沙参、麦冬、石斛、玉竹、五味子、黄精、何首乌、金银花、菊花、黄芩、芦根等;

乳腺癌化疗后恶心呕吐,舌苔厚腻,系脾胃受损,升降失调,运化失职,加和胃降逆、止呕之品,如旋覆花、代赭石、姜半夏、姜竹茹、佩兰、砂仁、厚朴等;

乳腺癌放疗后咳嗽胸痛,干咳或痰中见红,舌红少苔,此系毒热灼肺伤阴,加养阴清肺之品,如北沙参、天门冬、野百合、紫菀、桑白皮、杏仁、冬虫夏草等;

化疗后患者头晕乏力,神情萎靡,面色少华,极易外感,此系肝肾受损,精血不复,加滋养精血之品,如熟地黄、何首乌、黄精、山萸肉、当归、阿胶、龟甲、鹿角片、鳖甲等。

乳腺癌有肺及胸膜转移,患者咳嗽胸痛,痰中带血或咯血,胸膜渗液,此系毒邪犯肺,阴虚肺燥,加清肺养阴解毒之品,如生地黄、沙参、野百合、猫爪草、鱼腥草、藕节、仙鹤草等;

肝转移则见面目俱黄,胁痛腹胀,肝肿腹满,纳少呕恶,小便黄赤,腹水尿少,此系湿热蕴阻,加清肝利湿、解毒化瘀之品,如茵陈蒿、山栀、垂盆草、夏枯草、蜀羊泉、石见穿、七叶一枝花等;

骨转移致受累骨骼持续疼痛,骨肿坚硬,入夜疼痛难忍,如针扎锥刺,此系毒邪内攻入骨,肝肾亏损,加独活、川断、杜仲、桑寄生、补骨脂、肿节风、延胡索,骨痛甚者可加蜈蚣、全蝎等;

脑转移患者见头痛,神昏,视物模糊,呕吐,抽搐,此系毒入巅顶,扰乱清阳,加祛风解痉、强脑解毒之品,如羚羊角(冲服)、钩藤、生石决明、天麻、珍珠母、姜竹茹、僵蚕、郁金、石菖蒲、全蝎、蜈蚣等。

——秦海洸.唐汉钧教授治疗乳腺癌辨证思路与用药经验.中西医结合学报,,2(4)-

注:具体治疗与用药请遵医嘱!本文选摘自《肿瘤病经方论治》,齐元富主编,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,.6。本


本文编辑:佚名
转载请注明出地址  http://www.zhudanfena.com/zdfyc/7320.html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 热点文章

    • 没有任何图片文章
    • 没有热点文章
    推荐文章

    • 没有任何图片文章
    • 没有推荐文章

    Copyright © 2012-2020 猪胆粉版权所有



    现在时间: